天气: [个性化定制] [微博] [无障碍辅助浏览] [简体版] [繁体版] [English]
首 页 了解抚州 政务公开 居民服务 企业服务 互动交流 旅游观光 投资抚州 文明抚州 图说抚州
欢迎光临“中国·抚州”门户网站!
  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了解抚州 > 生态抚州 内容保障单位:市环保局  
 
磁圭:岁月沉淀下的隐士
来源:抚州日报社
发布时间:2016-07-06 10:01:00
【浏览字号选择:
 

老宅门前虽不见熙攮的人群,但人们的生活依旧继续。

百年老戏台上的壁画依旧清晰。

  南城县西南四十公里外,群山掩映下一座具有1100多年历史的古村——磁圭村若隐若现。茂林中露出的古建筑一角尽显历史的厚重感,俯身走近,小桥流水、深巷幽居、青石铺街……无不给人宁静致远之感。

  6月30日,为寻那一份厚重与雅致,记者一行驱车前往磁圭村。车子在弯曲狭窄的马路上行驶,就在峰回路转疑无路时,一片开阔的谷地出现在眼前,一条清溪自西而东蜿蜒流过,磁圭村便隐匿在这世外桃源中。磁圭村位居临川、宜黄、南丰、南城交界处,也是罗姓集居地,唐光启二年侍御史罗袍因冒犯当朝权贵,为躲避祸害,迁居于此,在这里世代繁衍。唐宋以来,其繁盛有如街市。磁圭古名磁龟,因河中有石如龟,因其石又为磁石,故名。后因明代罗玘致仕后觉“龟”字不雅,更为“圭”,于是磁圭一名沿用至今。

  沿着清溪而上,一拱桥静静地躺在溪上,拱桥上的石块已被岁月打磨得平滑。随行的南城县党史办的吴云华主任每年要来磁圭村10多次,对磁圭村了如指掌。他介绍说,这条溪上原有19座这样的拱桥,可现在保留完整的就只剩下4座了。一排吊脚楼依溪而起,与紧靠山脚建的商铺式木楼相对而坐,中间便是青石路铺就的小街了。据介绍,这条青石路是当时的官道,车马往来好不热闹,木楼延伸出的铺台是当时人们商品交易的历史见证。“街延四里,屠肆至七十只,市列两廊,雨无张盖行者,亭台楼观拟城邑”,磁圭之盛可见一斑。只是,铺台依旧在,门窗早闭停。各式各样的酒楼店铺,在时光中沉默,在风雨中摇坠。唯有门上贴着的大红福字,慰藉着背井离乡的游子。

  踏着青石小路行至古戏台,戏台台面有四十余平方米,离地五尺高,皆由厚木板和粗大的圆木搭建而成,气势不凡。戏台有百余年历史,保存完好。戏台上有一个拱形的木板墙,墙的中央是一幅彩色壁画,依稀能辨认出是一位身着大红袍、头戴乌纱帽的人物,旁边还有一小童。据吴云华介绍,整座戏台没有使用一颗钉子,木头与木头之间都是通过榫卯连接。听完,不由感叹这样一座戏台竟然能够历经百年的风霜洗礼,依然坚不可摧。

  别过古戏台,走近“辑瑞”牌楼,进入老宅,抬头仰望可看见镀金房梁,环顾四周,古建筑飞檐翘角,雕梁画栋。门楣、屏板、窗格等处,都雕刻有一些祝福之词、吉祥之字,如福、寿、安、康等。令人惊叹不已的是,这些字由一个个生动的人物、花鸟、祥云等图案自然组合而成。据说每个字的图案讲述了一个故事,只是岁月更迭,故事无从得知,只能碾压在历史的车轮之下。老宅内随处可见精巧,每一道独具匠心的雕琢,似乎都在诉说着磁圭村当年的繁华往事。

  老宅檐下,细雨斑驳了一砖一瓦,寂寥的石板路青苔如黛,沉寂千年风霜的院落犹在,只是不见老宅门前熙熙攘攘的人群。吴云华告诉记者,磁圭村现在只有三四十户人家了,年轻人都在外面打工甚至在外面扎根了,留下来的只有一些老人和小孩。我们沿官道前行,遇到一位八旬老人在田园里采摘豆角。老人叫罗根仂,一个人住在“悟轩”牌楼内的“环山草堂”。罗根仂介绍说,环山草堂是罗家本族人的学堂。罗氏家族自古重视子女教育,人才辈出。明代出了吏部右侍郎罗玘,他不仅在政坛具有一定影响,在文坛也影响颇深,所著《罗圭峰文集》被收入《四库全书》;现任广州中山大学教授、博士导师罗笑南也是土生土长的磁圭村人,他自筹资金在磁圭村建立了一所红军学校。吴云华告诉记者,环山草堂还是土地革命时期红三军团的指挥部。1930年,红三军团在磁圭村驻留三个月之久,开展了深入的打土豪、分田地运动。

  穿越古村的清溪,流动着岁月的甘苦,沉淀出磁圭村的从容与淡定。

  文/元明辉 记者 王金平 图/记者 胡新平

 
 
 
责任编辑:陈红松  [写信到编辑信箱]
打印 关闭窗口